English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邮箱
旧版回顾



青海腊逃跆拳道俱乐部_透视“普京一代”:最大粉丝群体的崇拜热忱与审美疲劳

北京时间5月7日17时,俄罗斯总统普京正式宣誓就职,开启第四个总统任期。

普京在俄罗斯年轻人中拥有大量支持者。一项调查显示,在支持普京的人群中,有86%是18岁至24岁的俄罗斯年轻人。

“我支持普京,因为我切身感受到了普京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善,特别是年轻人。”对于普京的新一届任期,22岁的纳斯佳近日告诉澎湃新闻说。在她看来,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并没有自己的纲领和计划,只是组织些“未满18岁的‘小孩子’才去的游行”。

而据海外网7日援引俄罗斯媒体的报道称,就在上周六(5日),俄罗斯反对派于全国26个城市举行90场示威,表达对普京连任的不满。

刚刚年满20岁的俄罗斯小伙切克金就是其中一员,他5日当天走上街头参加抗议示威活动。两年前,他还是普京的支持者。经济状况起色不大而致民生状况不佳,以及腐败问题是切克金反对普京继续执政的主要原因,“我奶奶从18岁一直干到老,而退休金也就1.1万卢布(约合人民币1200元)。”他近日告诉澎湃新闻,“我爷爷(当过兵)拿两份退休金,部队的和公民的,(可)到了现在还不得不继续工作,可他72岁了。”

据英国《卫报》最新的报道援引俄罗斯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的数据称,65%的25岁以下年轻人并没有定性的政治信仰。报道进一步认为,这批年轻的俄罗斯公民要比自己父辈更支持普京,更倾向于认为俄罗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其政治系统优于西方和苏联时期。

7日当天,俄罗斯官方的卫星网援引全俄社会舆论研究中心的民调称,82%的俄民众认可总统普京的工作,11%的人表示不认可。

从出生起俄罗斯领导人就是他

就在上个月,俄罗斯小伙切克金刚过完20岁生日,3月的大选是他人生第一次参与投票。根据俄罗斯中央选举委员会3月23日宣布的消息,现任总统普京以76.69%的得票率在俄总统选举中获胜。

但对于这次人生的第一次,切克金并不积极。他的社交账号VK(俄罗斯最大的社交网站——编者注)上的头像直至大选前一直写有“我不投票”的标语。“这是我对选举的立场和态度,尽管我两年前还是支持普京的。”切克金日前告诉澎湃新闻说。

根据俄罗斯Lenta新闻网的数据,有700万年轻人在普京2012年第三次寻求竞选总统时没有达到法定年龄,而今年的大选是他们首次参与这样重大的政治生活。

切克金生于1998年,还没记事起,普京就登上了历史舞台(普京在世纪之交被时任总统叶利钦提拔为代总统——编者注),“除了普京我没见过其他(俄罗斯)领导人,这很遗憾。”切克金表示自己对普京一直有种复杂的感情。

在孩提时代,普京一直是切克金的偶像,“普京给我的印象是一个强大的领导人,他把俄罗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泥潭中拖了出来,让国家获得重生,让俄罗斯站起来。”

普京上任之初,俄罗斯的经济逐渐从1998年的经济危机中恢复。2003年,随着国际油价的上涨,俄罗斯的经济和民众福利持续增长。据世界银行2007年发布的统计报告,从1999年到2006年,俄罗斯经济年均增长约6%,经济总量增加了70%。扣除通货膨胀后,俄民众人均收入实际增长了200%。

普京也因此成为了整个俄罗斯的骄傲,2002年,《嫁人就嫁普京这样的人》这首流行歌曲更是风靡俄罗斯。

民生和腐败问题未见改善

作为军人子弟的切克金随后进入了少年军事学校,体验了五年严苛的军事化学习生活。

在当时的环境下,他看了大量关于普京的电影,每天都会在电视的新闻里看到普京接见了什么人、做了哪些讲话、签发哪些总统令。

在军校的生活,让切克金身上有了越来越多的“男子气概”,比如耐力、自主能力和上进心。但渐渐地,对普京的认识却发生了变化。

“我们常参加一些集会,去见一些二战老兵,到最后都会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同学们,我们有外部的敌人,那就是美国。我们民族的领袖,是普京。我们应当紧密的团结在他周围,一同保卫我们的国家’。”小伙子告诉澎湃新闻说。

2008年5月6日,这位带领俄罗斯迈进新千年的总统在成功完成两个任期之后,选择由他的“挚友”梅德韦杰夫接任新一任总统,而普京自己成为新一届政府总理。但就在3年以后,普京再度宣布竞选第三任总统时,对于他的“审美疲劳”开始在俄罗斯社会中出现。当年底,俄罗斯爆发了史上规模最大的反对普京竞选的游行。

2009年,俄罗斯经济更是遭到重创。当年,俄罗斯GDP下降7.9%,“2009年是最为艰难的一年!”普京当时在总结经济形势时也承认。

就在5月7日克里姆林宫网站发布的声明中,普京表示,未来几年的关键任务是公民的实际收入稳步提高。“落后正是主要威胁和我们的敌人。如果我们不扭转这一情况,那么它将不可避免地加剧。”早在今年3月1日,普京在国情咨文中就坦言称。

但俄罗斯的民生福利在过去几年内大幅下滑,一直没能走出阴影。切尔金说,他看到的是,18年来,俄罗斯退休金的“停滞不前”。

“退休金确实上涨了,不过上涨数额非常可怜。”切尔金说。

与之伴随的,还有切克金对俄罗斯国内腐败问题的不满。少年军校毕业后,切克金想去俄罗斯国防部军事大学翻译系,并通过了一系列的入学考试,但最终却意外落选。

切克金在自己的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布的与纳瓦尔尼(大图左)的合照。

渐渐地,切克金开始转向支持俄罗斯反对派领袖纳瓦尔尼。2017年11月,在反对派发起的集会中,切克金第一次见到了自己关注已久的纳瓦尔尼。当时,切克金挤入人群,与纳瓦尔尼打了声招呼,并留下了合影。这张合影似乎是他比较得意的“战利品”。不过,这条状态下,只有三人点赞,两次转发。

切克金的家人也不太理解他的想法,他婶婶和奶奶都是普京的支持者。“我也很难说服她们。”

“‘小孩子’才去反腐游行”

22岁的俄罗斯女孩纳斯佳对普京显然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她是普京的支持者,她告诉澎湃新闻,自己身边的亲友大多如此,“我支持普京,因为我切身感受到了普京给我们生活带来的改善,特别是年轻人。”

根据独立民调机构列瓦达中心2017年12月的调查,81%的民众支持普京作为总统,其中就包括86%的18岁至24岁的俄罗斯年轻人。

纳斯佳今年上大学四年级,临近毕业,对于找工作的感受颇深。她表示,在学校想要参与任何针对年轻人的项目和竞赛,都是完全现实且可行的。她从外地来到莫斯科读书,“正是有了这些项目,我才能在这里收获这么多朋友和机会。只要你想,就能找到工作。”纳斯佳自信地说。

3月18日,总统选举结束当晚,莫斯科克里姆林宫外,旌旗飘展。将近零下十度的低温也没有阻挡普京支持者们的热情,近3万5千人齐聚在马涅日广场上,挥舞着俄罗斯国旗、海军旗和支持普京的标语,那里在举办克里米亚入俄四周年音乐会。

3月18日的莫斯科马涅日广场,普京的支持者举行克里米亚回归四周年音乐会。澎湃特约撰稿人 杜姗姗 图

在年轻人居多的人群中,个子不高的纳斯佳显得格外兴奋,她背着双肩包,在严寒中裹得很严实,鼻头和脸都冻得有些泛红。当舞台上的音乐行至欢快时,她还与朋友围成一圈跳起了舞。选举结果基本明了后,普京压轴出场,感谢所有投票者,引发阵阵欢呼。虽然远离舞台,纳斯佳和朋友们齐声大喊“俄罗斯!”

对于有不少俄罗斯年轻人支持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纳斯佳不以为然:“他们没有自己的纲领和计划,只是在街头大叫说要作斗争,但并没有实际效果。”在纳斯佳看来,只有些未满18岁的“小孩子”才参加那些活动。

对于近期在俄罗斯多地爆发的抗议示威,总部位于伦敦的欧洲外交关系委员会网站刊文分析称,并没有一个达到临界规模的群体要求巨大改变;与西方的幻想相反,25岁以下的俄罗斯人已成为社会上保守、亲普京的群体。

文章认为,反对派领导人纳瓦尔尼的特殊之处在于,网络是他的主战场,他常在社交媒体和博客上用尖锐的语言形成自己的政治风格,并以此聚拢了不少年轻人的支持。2013年,他曾参加莫斯科市长的竞选,虽没最终当选,但获得了27%的支持。当时他并没能在电视上展开竞选,所得到的支持均主要来自于社交媒体上的粉丝。

3月18日晚,马涅日广场大屏幕实时显示大选候选人的支持率。

生活在变好还是为其所累?

对于近期的抗议示威,《卫报》认为这至少表明,随着年龄增长,“普京一代”并不会像他们的长辈那样,害怕表达自己的政治立场或参与政治生活来解决社会问题。

不过,报道援引莫斯科卡内基中心政治评论员盖兹(Konstantin Gaaze)的观点报道称,普京是他们(年轻人)唯一的神话,他们不知道,没有了普京的俄罗斯会是什么样。

bu guo, bao dao yuan yin mo si ke ka nei ji zhong xin zheng zhi ping lun yuan gai zi Konstantin Gaaze de guan dian bao dao cheng, pu jing shi ta men nian qing ren wei yi de shen hua, ta men bu zhi dao, mei you le pu jing de e luo si hui shi shen me yang.

来自新西伯利亚的安德烈就是其中一员。在他看来,其他的候选人,并没有管理国家的能力。“年老的政治家、商人、明星,我不敢想象这些人当权后的国家未来。”

安德烈对澎湃新闻说,除非有更合适的人出现,否则他没有理由反对普京。“每一次纳瓦尔尼在我们城市发起的集会游行,我(也)都会参加,我听到他们所有的反对口号,但却看不到他们自己的政治计划,一切都是空谈。”他说。

《华盛顿邮报》不久前的报道称,在西方看来,俄罗斯年轻人对自由的追求和对普京的支持是矛盾而又自洽的。年轻人不喜欢看到总是“扶不上墙”的反对派,他们近20年都生活在普京的执政下,但也享受开放的互联网、开放的就业市场和国界。他们中的一些人拒绝接受国家电视台的宣传,但仍重申其核心原则——俄罗斯需要普京来对抗美国的侵犯。

“早在18岁的时候,我就想在政治上变得内行,我们需要培养民众的政治意识,参加这个塑造未来的重要过程。”切克金并不奢望塑造俄罗斯的政治未来,但他认为,对国民进行“启蒙”,敢于提出所需所求,监督政府行为,就是他投身政治的最大意义。

而相比远大的政治理想,现实中切克金依然为生活所累。他透露,奖学金是每个月1600卢布,大选前涨到了2000卢布(约合30美元),其中约25美元要用于在宿舍居住,还剩5美元。

“那么用这5美元能撑多久?所以说我们的大学生不是在学习和搞研究,而是在工作和稍微学一点,都是这样。”切克金叹了口气说。

当前文章:http://www.karhatz.com/zl8c/115398-1010547-19461.html

发布时间:12:41:31

775577现场开码??420033.com??香港马会开奖结果惠泽??01986.com??六合金算盘心水论坛??港最快开奖现场2019结果??白小姐传密旗袍马报??夜明珠开奖ymz03??06000铁算盘新跑狗??60345.com??

专题推荐

相关新闻


? 1996 - 蜘蛛365bet登录_365bet投注官网_365bet正规网址 版权所有?? 联系我们

地址:北京市三里河路52号 邮编:100864